他们在135米高空给青岛电视塔“洗澡”

2021-04-12 20:05:25 来源:?青岛早报

“蜘蛛人”清洗电视塔外墙。摄影/仁甲看见

近些年,城市摩天大厦上一直活跃着一群“飞檐走壁”的人,他们常常悬在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高空作业。为了清洗高楼外墙,就像电影里的“蜘蛛侠”一样,在高楼外上下穿梭,他们就是被称作“蜘蛛人”的高楼外墙清洁工。面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,他们的作业场面堪比“好莱坞大片”,令人惊心动魄。

“蜘蛛人”清洗电视塔球体。摄影/仁甲看见

近日,随着“仁甲看见”拍摄的一组“蜘蛛人”清洗青岛电视塔的视频爆红网络,这群“命悬一线”的“高人”再次走进人们视野,如今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,正因为有了这些敢于登高的“超人”,城市的天际线才会更加明亮美丽!

身上系两根“救命绳” 悬空百米

近日,3名 “蜘蛛人”挂在青岛电视塔的外墙之上,他们头戴安全帽,身穿雨衣,脚蹬胶靴,身上绑着两根三四厘米粗细的安全绳,而安全绳的另一端则固定在楼顶上。这是今年青岛电视塔首次外墙清洗,主要清洗离地面115米和135米处的塔碟和塔球部分,涉及到观光厅和旋转餐厅。

“蜘蛛人”清洗电视塔塔碟。摄影/仁甲看见

47岁的孟庆波是 “资深”蜘蛛人。他告诉记者,进行高楼清洁时所用的安全绳有三四厘米粗,由100多根细绳编成,可承重两吨。为防止绳子被磨断,他们在绳子跟建筑物接触的位置垫了块厚地毯。当天,孟庆波很熟练地将安全绳一端绑在电视塔顶的一处固定点上,特意多打了几个死结。开始作业后,两个“蜘蛛人”一左一右洗刷着外墙玻璃,配合默契。

“我们身上绑了两根绳子,一根是主绳,主要是方便上下移动。另一根是保险绳,用来以防万一,当主绳遇到突发情况时可以起保命作用。”孟庆波说,自己的保险绳与主绳连在一起。“如果我的主绳出现问题,就可以依靠保险绳救命。”

讲述:球体的底部最难擦

孟庆波所在的公司名叫青岛鑫峰清洗服务有限公司,专门提供高楼清洁服务。面对青岛电视塔这样的 “巨人”,公司经理周元峰特意找出3名资历较深的工作人员。孟庆波干这行已有近30个年头。作为公司的工程监管负责人,孟庆波平时很少亲自上阵,而每次清洗青岛电视塔时必定能见到他的身影。因为手法熟练,他和两名同事每人擦一平方米玻璃只需要一两分钟。电视塔的塔球部分只需两天就可完工,而清洗塔碟一天就行。

3名 “蜘蛛人”休息间隙。 摄影/仁甲看见

“电视塔不像其他建筑物那样方方正正的,塔球底部是最难擦的地方。”每次清洗塔球底部时,便有专人从塔球内部将作业者 “拉到玻璃跟前”。正因清洗难度大,电视塔的清洁费用也要相对更高一些。“虽说我们这行是把命系在腰上,干的时间长了也就不觉得危险了。而且,风险高,回报也高。”孟庆波月均工资5000元左右,“活儿多的时候能拿到10000多元。”

危险:四级风力就得停工

记者了解到,只要是在几十层的高楼上清洗,风力超过一定限度,就必须停止工作,因为一点微风就能吹得人摇摆不定。而电视塔海拔太高,风力达到4级就不敢工作了,因此,天气预报是“蜘蛛人”每天必看的电视节目。

远远地望去,几个“蜘蛛人”像是贴在电视塔的玻璃墙面上。虽然在空中很难控制身体平衡,但孟庆波和同事仍能娴熟地调整方位和坐姿,在空中拿着水桶和刷子工作,不落下任何一处墙面。电视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多年前,他们曾经尝试买过一个擦玻璃器,可是,因为机器的灵敏性远不如人工,“有些非常适合看风景的玻璃擦不到。”电视塔的清洗工作最终还是改用人工。

3名 “蜘蛛人”清洗电视塔塔碟。  摄影/仁甲看见

花絮:首次上阵紧张发抖

孟庆波告诉记者,他刚20岁的时候就已经入行,算青岛最早的一批“蜘蛛人”。现在,岛城高楼清洁行业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孟庆波的大名。回想起第一次清洗高楼的经历,孟庆波笑着说:“那时候是清洗太平路上的山东国际贸易大厦,刚爬了十几米就害怕得哆嗦。”

在跟同事交谈时,孟庆波发现,几乎每个“蜘蛛人”的家人都想让他们改行。“媳妇都不愿意让干这个,嫌看着揪心。”但除了做“蜘蛛人”,孟庆波和同事要想找到一份工资较高的工作并不容易,迟迟不换工作归根到底还是想让家人过得舒服一点。(观海新闻/青岛早报 记者 李彦宏)

责任编辑:程雪涵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(qddaily)

网友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青报网立场。

关于我们 | 营销服务 | 法律顾问 | 版权声明 | 新闻许可 | 人才加盟

Copyright@2014-2021 sczqs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版权所有 青岛日报/青报网

Baidu